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私密家园 > 酸甜苦辣 >

归乡心切 近乡情怯

时间:2018-02-11 23:24来源:兵团日报记者 作者:姜小薇/ 点击:
归乡心切 近乡情怯
      过春节是许多青年心情的一个“分水岭”,高兴的是阔别家乡、在外奔波一年,或将利用春节假期与家人团聚,或将品尝到妈妈做的一桌好饭……忧愁的是或因害怕七大姑八大姨“家族式盘问”,或因囊中羞涩,承受不起春节期间开支而备感压力……
      “过年回家”,既让人感到温暖,又让人感到压力。尽管如此,临近春节,不少青年已经陆续踏上了回家的路,但也有些青年选择留在异乡独自过年。
 
盼 归家
      相聚才叫过年,团圆最为温暖。写春联、贴福字、包饺子、吃团圆饭……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也是家人团聚的日子。
      提到回家过年,2月4日,新疆天业(集团)有限公司员工刘普磊笑着说:“每年春节不论多晚到家,父母都会准备好美味的饭菜等着我。”刘普磊不知道,他在异乡不紧不慢地收拾行囊的同时,父母为了迎接他回家早就忙碌起来了。其实,刘普磊父母的心愿很简单,那就是让儿子把爱吃的、想吃的美食尽量都吃一遍。
      每次回家,刘普磊都会给家人带礼物。“这些礼物是我的心意,包含着我对家人的爱。”刘普磊说。父母总是一边责怪刘普磊乱花钱,一边换上他买的新衣服,逢人便说:“这是儿子给买的。”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家里有团圆饭。刘普磊说:“父母特别在意过年,因为过年象征着团圆。不管翻越千山万水,不管有多劳累,我都要回家过年。”
      “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和刘普磊不同,在位于九师一六一团辖区内的小白杨哨所,边防战士们过年的方式有些特别。
      今年是王克怀在小白杨哨所的第11个年头,他是驻守在哨所时间最久的边防战士之一。18岁那年,王克怀哼唱着那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小白杨》,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来到小白杨哨所。一年又一年,在参天而立白杨树的陪伴下,王克怀渐渐了解了“团结、向上、顽强、奉献”的小白杨戍边文化,也坚定了扎根新疆、建功边防的信心。
      4年前,王克怀的儿子出生了。王克怀的妻子周睇辞掉了收入稳定的工作,带着儿子搬到距离小白杨哨所60多公里的县城工作。周睇说:“当初辞职、搬家,为的是离丈夫近一点儿。然而,由于哨所管理严格,我们母子几个月才能和他见上一面。”
      就这样,王克怀和周睇一个住在山上,一个住在山下;一个守着边防,一个守着家。每到过年,周睇就更盼望丈夫能回家,一家人能团聚。不过,她的愿望经常会落空。王克怀说:“春节时,一家人围坐在桌边,有说有笑,彼此祝福,这才是我印象中过年该有的年味儿。由于工作原因,这几年过年我都没能回家,有些遗憾,但还是想见见妻子和儿子。”
      今年春节,王克怀又无法回家过年了,但他盼望着一家人能在哨所有一个短暂的团聚。和他一样,周睇也一直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周睇说:“哨所冬天经常下雪,遇到大雪封山,我们去哨所只能坐哨所专用的车。不过,路再不好走,一家人能团聚,我心里也觉得很幸福。”
      在小白杨哨所,拍一张和白杨树的合影,是边防战士们向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人拜年最常见的方式。王克怀说:“对于我们边防战士来说,春节相聚就是一家人最幸福的时刻。”
 
未 归家
      在人们的传统观念里,春节的到来意味着美味的食物、家人的陪伴和暂时放下工作的舒心。但是,当下很多年轻人却患上了“回家恐惧症”。过年回家不需要理由,不回家才需要。
      “因为奋斗而不能回家。”这是塔里木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大四学生谭涛过年不回家的理由。
      2017年,在塔里木大学举办的大型招聘会上,谭涛顺利找到了一份工作。他说:“寒假期间我就要去公司实习,为毕业后正式上班作准备。今年春节,我打算不回家了。”
      谭涛特别享受一家人其乐融融,看春晚,一起守岁的时光。在此之前,他每年都回家过年。“父母远在内地,寒暑假是我唯一能和家人团聚的时间。因为工作原因,今年过年没法回家了。一开始,父母也不同意我寒假去实习,后来我说服了他们。”提到不能回家过年,谭涛略显无奈。
      王康是“90后”,毕业后,他进入兵团果业有限公司工作。今年过年,他也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回家。“逢年过节,是我们最忙碌的时候。我想趁着春节,多向顾客推销一些干果,提高业绩。”王康说。
      对于不能回家过年的王康来说,心里多少有些难过,但毕竟事业刚起步,他说:“年轻人就要有冲劲,为事业打拼让我感到很充实。公司里有很多和我一样不回家过年的同龄人,大家在一起工作,也挺好的。”
      王康介绍说:“我在公司工作满2年,就有了一次升职的机会,以后还有机会调到离老家较近的公司门店工作。”王康所在的公司很重视对年轻人的培养,这让他觉得很有盼头。他想通过努力工作取得更好的业绩,让自己未来的生活变得更好。
      对未来的向往,让谭涛、王康这样的年轻人把乡愁化为努力工作的动力。
 
怕 归家
      “不想面对家中长辈的盘问,所以我过年不想回家。”2月5日,谈起过年不回家的缘由,十一师下属企业北新方圆物业服务有限公司青年员工夏帆这样说。
      “工作怎么样,年终奖发了多少?”“带不带男朋友回家,什么时候结婚?”……这些事无巨细、层出不穷的问题,让夏帆想起来就心烦,越来越不想回家过年了。
      “以前过年,我觉得很幸福,有美食、有压岁钱。毕业以后,我觉得过年带给我的快乐和幸福减少了,因为过年要面对亲戚朋友的盘问,我甚至有点儿害怕过年。”夏帆的老家在河南,今年是她在新疆工作的第五年,也是她第三年在异乡过年。
      在城市生活久了,夏帆特别注意在人际交往中保持距离和分寸,她重视独立空间、个人隐私。而每次回家,面对亲戚朋友过于热情的盘问、评价,她都觉得难以招架。她说:“我知道长辈们的良苦用心,也知道他们那些盘问是对我的关心。但是,年轻人在陌生的环境中打拼不容易,我希望他们也能体谅我们。”
      “我之所以不想回家,另一个原因是回家过年不知道该干嘛。”夏帆说,大街上张灯结彩、火车站人山人海、超市里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年货,但是感觉年味儿淡了;参加聚会,以前的同学都结婚、生孩子了,大家现在的生活不在一个轨道上,说不上话……
      夏帆打算在新疆定居,以后每年把父母从老家接过来过年。畅想未来,她笑着说:“这样做,我既可以尽孝道,又不必担心‘家族式盘问’了,何乐而不为?”
      “今年没赚多少钱,过年期间的人情压力让我不敢回家。”今年30岁的刘强在石河子市经营着一家西餐厅,过去一年,生意一直不太好。刘强觉得自己辜负了父母的期望,不好意思回家过年。
     每年过年,刘强的父母都会用心准备一桌团圆饭。吃饭时,父母就会问刘强西餐厅的经营情况,有时候还会说:“在外做生意太辛苦了,不行就别干了。”父母出于善意的一番话,反而让他感到十分苦恼。
      除此之外,过年期间的巨大开销也让刘强对家乡望而却步。他说:“每年春节,我都会提前做预算。每次回家,我都要给亲戚朋友带礼物,给晚辈发压岁钱,还要参加聚会等,花销差不多是我经营西餐厅2个月的收入。去年,西餐厅生意不好,我实在是无法承受这么大的经济压力。”
     “半个月前,我就打电话告诉母亲,生意太忙,今年过年不回家了。”纵使思念父母,渴望回家与他们团圆,刘强还是忍住了,他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干出成绩,风风光光回家。”
      家是人们奋斗的起点,也是奋斗的加油站。春节不仅仅是吃顿年夜饭、发些压岁钱,更是人们阖家团聚、感恩祝福的美好节日,纵使归乡情怯,依然不要忘记亲人殷切期盼的眼神,他们在盼你回家过年。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