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艺术 > 文艺快讯 >

西域收藏祝贺汪文勤新书出版

时间:2014-04-02 08:59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本站 点击:
西域收藏网全体祝贺汪文勤新书-小说集《心动过缓》出版

西域收藏全体祝贺汪文勤新书出版


(小说集《心动过缓》,汪文勤著,加拿大华文作家协会,2014年)
      内容简要
      14个中篇小说,18岁始至48岁,30年的写作跨度。
      蛰伏在血脉里饥馑荒年的魔幻记忆和现实人间的饥渴慕义,渐次呈现,一群不一样的我们在这个世界里出出入入。
      一手诗歌,一手散文,享誉海内外文坛的汪文勤似乎还留了一手。中篇小说像是她的冷兵器,一招一式,森森然,闪着寒光的帅气。那不是兑水稀释过的诗歌,也不是用鸡骨和霸王花再辅以老火煲四个小时以上的散文例汤。
      小说是小小的国度,在现实和虚构之间,亦真亦幻。年少时摆弄魔幻的现实,而今唯有现实的魔幻摆弄人生。从《生死流》到《姓甚名谁》再到《乔治想上九重天》......汪文勤的这一手来的有点儿突兀,有点儿狡黠,不过,或许这正对你我现今的胃口。
     汪文勤简历
     汪文勤,出身于中国新疆。
     曾任某公安学院学报编辑、中央电视台节目编导。
     后移民加拿大,是北美知名华文报刊杂志专栏作家。
     出版《汪文勤诗集》、《诗在》等诗集多种,出版散文随笔集《捕风的日子》,长篇小说《冰酒窝》(已被改编为同名电视连续剧)。主编长篇报告文学《耳蜗》;策划、出品纪录片《四月的九天》。
      监制美国音乐剧《时光当铺》, 原创音乐剧《仓央嘉措》编剧。
      荣获2008年冰心文学奖,2013第六届北京文学奖等奖项。
      现居温哥华、北京,从事专业创作、影视拍摄制作及海内外文化交流工作。
 
     附:《心动过缓》后记
(一)
      我的丈夫是个大孝子,公公婆婆在世的时候,大病微恙,都是他们的儿子,我的丈夫亲自开药方。如果丈夫出差在外,他会嘱咐父母身旁的兄弟姐妹帮忙量血压、数脉搏,看舌苔的颜色和形状,如果正好在家里,他定会一日三时号脉,然后亲自去抓药,抓回药来又亲自煎煮,婆婆晚年时常年卧床,有时病情严重,症候复杂,不下猛药,难以抑制病痛,每回煎出药来,丈夫都会先尝过,没问题,才捧到慈母眼前,讲讲笑话,分散老人家的注意力,让她在不经意之间,把药喝下去。
      在丈夫的眼里,医治不仅仅是吃药打针那么简单,抓药、煎药、尝药以至吃药时的那些笑谈也是医治的一部分。
      印象中有一年在温哥华,得知住在青岛的婆婆身体不适,疼痛全身游走,像幽灵一样,晚上都不能入睡。婆婆一生养育7个儿女,在新疆的戈壁滩上,什么都缺乏,大孩子的衣服,缝缝补补给小的穿,拿布票换粮食,还是不够吃喝,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过来的人,没有不知道的。得知母亲浑身疼痛,儿子更是痛在心里。因当时我们的大儿子刚刚出生,丈夫不能马上回国。他只好打电话"望闻问切"一番后,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足有三天三夜,烟灰缸里摁满了烟头。等他从书房出来时,手里拿着几页纸。
      他说:"有一病就有一方。我一定要把痛的根从娘身上除掉。"
      婆婆当年已进耄耋之年。丈夫在开方之前,把母亲从出生到80岁这80年间所发生的每一件大事都捋了一遍。看那些事情可能会成为日后母亲生病的原因,他像一个细心的侦探,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一点点看回去。然后他根据时间、地点、当时周围社会人群的行为和心态习惯等等,给每一个可能的病源都派了一味药,这些药中有杀手,有说客,有探子,有盗贼;他用一些药的善走多动,另一些药的固守和怠惰;用一些药的忠贞不渝,另一些药的水性杨花。事和事之间有关联,药和药之间有分工,有合作,中间充满逻辑和想象力,他说这一年娘抱着我要吃的,怕我饿死,一走就是一天,她自己的肚子常常是空的;这一年家里养了十几只鸡,没得吃,娘用麻袋背着鸡,在深秋的收割过的麦田里去放养,中间要经过齐腰深的河水,新疆的晚秋,那时娘还有孕在身••••••这都是后来让娘浑身痛的病根。就这样,丈夫开了一付前所未有的大药方,80味药,君臣佐使一番,调兵遣将一番,开路的,报信的,离间的,敢死队的,摇旗呐喊的,杀伐的,劝慰的,浩浩荡荡,近100味药组成的一个庞大的兵团,布好阵,向病魔,向从来不认输的时间宣战!
      我们完全没有在意哪里能找到这个煮山烹海的大药罐,却被扑面而来的一幅接一幅的画面所吸引,这些植物的根茎叶花和果实,雀鸟的粪便,矿石,蜂房,蛇蜕下的旧衣••••••它们被召聚,被编织,然后遇水,遇火,再遇水,再遇火,在时间和时间的缝隙里喘息,在生命往事的废墟里寻找生机,然后,把健康,生命和希望找回来。我被这独一无二的医治深深震撼,我被这个药方彻底放翻了(新疆方言),眼泪忍不住流出来。
      我说:"这,太浪漫了!这哪里是药方,这是大小说,大作品!"
      我想,母亲未必真的要吃这个药,单这个药方本身,就有医治的功效。即或我们身体的疼痛犹在,但是,因为这个药方所蕴含的深情,足以让我们重新回看那些逝去的岁月,饶恕,宽容,释放,通则不痛。或者与病共生,痛并且快乐着。
      生命对于生命的爱惜和挽留竟可以如此动人。
      药方,可以以汤头歌诀的形式出现、存留;诉诸情感,也照样能以散文的形式去表现;生命、时间感以及生命在时间里用那无以计数的悲喜交集的细节反映出来的诸般色彩、性状、情态、韵律,加诸立体呈现的时空,远大到穹苍,细微到植物叶脉在露珠儿滴下时的一次细微的颤栗,每一味药里都有故事,把生命深处的感动讲出来,把那些滋味描述出来,竭力设法把我们内里不容易讲出来的故事讲出来。
      这个药方让我看到了一部好小说的样式。
      如此看来,一切尚未开始。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7)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