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往事回眸 > 文革十年 >

我把母亲推上了刑场

时间:2017-05-14 10:33来源:公众媒体 作者:消息\ 点击:
原题-昔日红卫兵忏悔:我把母亲推上了刑场
   有人说,即便是在文革,他们也不会出卖自己的亲人。我相信。极端的境遇与命运毕竟是少数。但是假如你身处反右,每个单位都要选出5%的右派时,你会不会投出违心的一票?假设你的亲人被定为黑五类,组织上逼你表态,不划清界线就一起关牛棚,你会怎样?
  
  【柯云路:如何防止文革式悲剧重演?】
  博文《文革的悲剧在中国不可能重演》发表后,引发争论,留言几百条。
  不少人支持我的观点,认为几十年来的改革开放,社会已取得巨大进步,文革不可能重演。也有不同意见,比较有代表性的是这位网友的说法:怎么不可能重演?从种种迹象来看,一些人迫不及待的疯狂,迫不及待地要抹杀历史事实,无耻的颠倒黑白与混淆是非,文革完全可以重演,而且一旦“演”起来就会比第一次文革更加血腥与残忍,更加荒谬与无耻,必将导致国家与民族的更大倒退,而且极有可能就彻底毁掉了我们这个国家,万劫不复。
  还有一位网友说:否定文革就要拿起法律的武器,应该把否定文革纳入国家宪法法律之中,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文革是人治的产物,国家应该把一切国家行为、集团行为、个人行为都尽可能的纳入法制轨道。特别是现在的反对腐败更应该以法律为基本切入点,制定具体的反腐败定罪制度。
  我赞成这位网友的观点。然而,任何制度性建设都要有一个过程。官场曾一度腐败成风,从不敢腐到不想腐再到不能腐,反腐败不可能一蹴而就。就拿现在的存款实名制来说,明显使腐败分子的贪腐不那么方便了。有些地区实行干部提拔前的公示和财产登记,这都是制度性建设的一部分。
  一些人支持文革,只是因为对现在贪腐的不满,觉得文革中可以凭借群众运动将“走资派”一举打倒,而现在的反腐措施不够有力。
  问题哪有那么简单。“文革”可不是为了“反腐”。我在《极端十年》一书中曾指出,“文革”的本质是中国现代化过程中保守主义力量的一次全面大反动:它反经济,反管理,反文化,反教育,反科技,反对一切秩序;它“以阶级斗争为纲”,以貌似民主的手段发动群众,结果通过“打倒走资派”、“抓5·16”、“清理阶级队伍”等运动,将干部、知识分子、青年学生、广大群众轮番当做了阶级斗争对象,展示了一段最反民主、最专制的历史。在那段历史中,封建主义的个人崇拜,血统论及小资产阶级的无政府主义,绝对平均主义的泛滥,摧毁了任何一点有现代意义的伦理道德与社会结构。
  一位网友说:“今天的争论是今天尖锐的社会矛盾引起的,用反思文革来掩盖今天的矛盾,是一条死路。”
  道理恰恰相反,反思文革有助于认清今天的矛盾。
  如果不能从文革中吸取教训,我们就无法正确地认识今天。
  我用一位网友的留言结束:
  “我们已经在地狱走了一次,希望可以避免走第二次。避免的方法就是认识到这个事情是多么极端的反人类的罪行,认识到的人越多,避免的机会越大。”
  以下是张红卫的亲身经历,在文革中,他曾亲手把母亲送上刑场。
  这样的一幕应当让所有国人警醒!
  《昔日红卫兵忏悔:我把母亲推上了刑场》
  文章来源:凤凰卫视公众号;链接:http://url.cn/28SzyKm
  “我愿意作一个反面教员,把我家庭里面发生的这件惨绝人寰的惨剧,展现给世人来看。把这一块血淋淋的伤疤,揭开来给人看,让大家思考,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人间悲剧?怎样才能避免这个悲剧重演。”
  
  ▲ 张红兵和母亲方忠谋
  被押赴刑场的母亲
  1970年4月11日,安徽固镇县,四里八乡的人们争相会聚到县政府旁的空地上,赶着看一场盛况空前的万人宣判大会。人们拥挤着,踮脚翘首望向主席台,上面正跪着一个五花大绑、短发、白净的40多岁妇女。
  “挂着大木头牌子,上面写的是现行反革命犯方忠谋,然后是红笔大叉。抓住她的头发往下按,要向革命群众低头认罪。她脖子一梗,头一偏,又抬起来了。”
  喧嚣的人群中,16岁的张红兵也远远地望着台上那个等待宣判的女人,那正是她的母亲。当宣读宣判结果的时候,整个万人会场安静了下来,张红兵清晰地听到“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方忠谋被拉上汽车,背后插着亡命旗,押赴刑场。刑场就在固镇县三八河东岸,距离县城两公里,那里有一块荒野洼地。人们奔跑着、追赶着刑车,生怕赶不上围观枪决的时刻,路上尘土飞扬。张红兵脚步沉重地裹在人流里。
  “我都没到刑场去看母亲被枪打死那个血淋淋的场面,我真的不忍心去看。我离得很远。”
  陈晓楠:你那个时候怕跟她的目光相对?”
  “怕。”
  在母亲生命的终点,张红兵内心涌动的复杂情绪难以言表。因为正是他,亲手将母亲送上了断头台。
  那个黑色的夜晚
  1970年2月13日,正月初八。那天晚饭后,像往常一样,张红兵刷碗,方忠谋给丈夫和儿子洗着衣服,一家人对文化大革命开展家庭讨论。
  “这时候母亲拿起一本赤脚医生手册,上面印了毛泽东的这样一句话: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她指着这一行字说,这是别人说过的话,毛泽东引用的。”
  听到母亲这样说,张红兵勃然作色:“你这不是在贬低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吗?毛主席语录怎么是别人的?我说方忠谋,你不能用语法问题来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
  16岁的张红兵是大院里最积极的红卫兵之一,小学还没毕业,就加入了毛主席著作学习小队”,对毛主席极为崇拜。此刻,这个忠诚的红卫兵愤怒了。为了捍卫毛泽东思想,张红兵立即对方忠谋进行了批判。但一向从不爱与人争辩的母亲,言辞却越来越激烈。(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