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往事回眸 > 不堪回首 >

看看前苏联怎样糟蹋蒙古的

时间:2017-07-15 18:23来源:公众媒体 作者:分享/ 点击:
看看前苏联怎样糟蹋蒙古

      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发。12月29日,借着内地各省纷纷脱离清政府独立的浪潮和俄国的策动支持,外蒙古也宣布独立,成立大蒙古国。但随后在中国及各方压力下,取消建国,改为自治。
      然而,1917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沙俄走了,更加贪婪的狼——苏联来了。苏联不仅发表声明宣称外蒙古是一个主权国家并与其建交,而且在外蒙古的唐努乌梁海地区用刺刀扶植起一个亲苏政权,成立唐努图瓦共和国。和2014年吞并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地区一样,苏联导演的还是一出唐努图瓦共和国全体居民“请求”加入苏联、苏联接受这一请求并将“图瓦人民共和国并入俄罗斯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为图瓦自治省”的丑剧。
      当然,仅仅一个17万平方公里的图瓦怎能满足北极熊的胃口?1921年,牧民苏赫巴托尔、乔巴山等人在苏联的扶持下组建了蒙古人民革命党,将蒙古最高活佛哲布尊丹巴扶上皇帝宝座,成立君主立宪政权。然而三年后,人民革命党就把傀儡哲布尊丹巴下药毒死,宣布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国,首都库伦改为乌兰巴托,意即“红色英雄城”,在把蒙古最高勋章“苏赫巴托尔勋章”授予苏联大元帅斯大林的同时,开始了遭受苏联糟蹋蹂躏的时代。
      根据苏蒙条约,蒙古宪法完全照抄苏联宪法,苏联向蒙古军队和政府派驻政委、顾问,建立由苏联控制的金融货币体系,驱逐所有第三国商业,甚至严禁第三国人员入境,也就是说,蒙古全面苏化,成为苏联的附庸和卫星国。
苏联对蒙古的糟蹋从经济、政治、文化到日常生活,是一种剜脑断脊式的、粉碎性的糟蹋。
 
一、经济方面。
       强行引入苏联模式,用血腥手段推行“牧改(类似于我们熟悉的土改)”和集体化,进行荒诞的阶级划分。
      1928年,在清除了“丹巴道尔吉右倾集团”、将1.8万名党员中的5306人开除出党、苏联向蒙古发出限期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大改造的最后通牒之后,集体化牧改全面展开。
      蒙古是畜牧经济,百姓的生活完全依赖于畜养的牛羊,按当时的市价,一头母羊的价格大概是50蒙图(蒙古货币),一个牧民至少需要25头羊才能维持生存,按此计算,一个5口之家,畜养125头羊是赤贫下限。而草原上雪灾、瘟疫、狼灾频繁,如遇灾害,即使是所谓的大户也有可能一夜之间一贫如洗。
      然而,红色政权可不管那许多,先是荒谬地进行阶级划分:所有家庭,财产值12头羊的,贫牧;值12-48头羊的,中牧;值48-60头羊的,中富牧;值60头羊以上的,富牧;而拥有500头羊以上的,一律划为封建主。
      中富牧以上都是阶级敌人,侥幸保住性命的,财产全部充公,如果使用水源和草场,政府要征收惩罚性重税,在政治上更是被打入只能“老老实实认罪”的最底层。而贫牧们也没高兴几天,不久苏联的集体农庄模式在蒙古全面推广,每个家庭只能留下6头羊,其余全部充公到集体牧场。

      1930年,乔巴山给苏联的报告中说,经过第一阶段的“充公战役”,共没收了520万蒙图的财产(那时的蒙古总人口才60多万)。但斯大林对此很不满意,严厉批评人民革命党,命令其发动更猛烈的第二次“充公战役”。到1932年春,几乎把蒙古大草原像用梳子梳刮了一遍的人民革命党总共聚敛了1000万蒙图的财产,而这显然还是不能令苏联满意,于是他们把目光投向了最后一块能够挤出油水的地方——寺院。
      寺院对蒙古人来说,是不可玷污的神圣之地,因此对寺院下手,终于引发了僧侣和牧民的武装暴动和大逃亡,很多人民革命党党员和蒙古革命青年团团员也扔掉党证团证加入暴动队伍。这次暴动,几乎摧毁红色政权,人民革命党无力平息,只好求救于苏联,苏联派出军队,并使用飞机、坦克等重武器,才将暴动镇压下去。
      对于大约7千多个家庭3万多名向中蒙边境逃亡的手无寸铁的牧民,蒙古军队无情地开枪阻止,其中5百多个家庭被残酷射杀。
      用血腥手段推行的苏联经济模式,在极短的时间内,把蒙古的经济就糟蹋到了崩溃的边缘。虽然在那次暴动之后,“充公战役”有所缓解,但完全依赖苏联,将其他国家的商业都赶尽杀绝——主要是针对中国,中国商人被没收全部财产,对不支持蒙古独立的中国人实施就地枪决——使得蒙古就像其高原上缓慢行走的骆驼一样,几十年来步履蹒跚,发展远远落后于时代。
      也许你不相信,1980年代,你走进蒙古的商店,里面除了白酒、盐和蜡烛,空空如也。而直到十几年前,蒙古竟然还生产不出一张供报刊使用的新闻纸!
 
二、政治方面
      早在斯大林在苏联开展肃反运动(大清洗)之前,蒙古就已经在苏联契卡的操刀下开始了残酷的清洗,随着斯大林大清洗的展开,血雨腥风更加在蒙古的上空肆虐。
      1922年8月,人民革命党创党元老、政府首任和继任总理查格达尔扎布和鲍陀以及40多名干部被以“反革命集团”罪逮捕并被处决。
      1923年2月,人民革命党领袖苏赫巴托尔离奇暴毙,人民革命党立即借此掀起一股席卷整个蒙古的“反右斗争”浪潮,一大批德高望重的王公、僧侣和学者遭到逮捕和枪杀。
      1924年8月,接替苏赫巴托尔的丹增由于在内外政策上同苏联和共产国际的代表发生了一点儿分歧,共产国际代表竟然命令人民革命党将其领袖逮捕并立即枪毙,随后又把赞同丹增观点的一批人打成“反革命集团”悉数处决。(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