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艺术 > 新作推荐 >

彭靖武的长篇小说《盲流》

时间:2011-08-23 20:19来源:西域收藏 作者:本站 点击:
彭靖武的长篇小说《盲流》 彭靖武 原柳沟二营中学教师,后调湖南工作,桃李天下,著名作家。现已光荣退休。西域收藏网顾问。

       长篇小说《盲流》的作者彭靖武,原在新疆兵团农七师125团工作。《盲流》真实地记录了一个几乎快要被人们遗忘的群体,记录了一段将被时间湮没的历史......(点击阅读原文

 


长篇小说《盲流 》封面题字:曹永正


    (曹永正)

  当年国是纷扰,人皆异类。火从外起,魔自心生。凯觎者为小欲敢夺大命,仇怨者无宿积竟能痛陈;远闻声而相讥,未见形而吠影。先生挟十九岁灵命,挥别衣轻席暖,饭稻羹鱼之南国,逆旅绝塞,于狼烟荒冢间,辨识人迹,掘穴而居;煌然若窃,饰语以言。惟恐他乡不能容接,厄运如影随形。此等况味,寸心难嚼。
  先生之大殃,竟成学生之大幸。七十年代,一堆黄口小儿,列入门墙,我居其中。初闻先生形貌性情,我心怵然。云想先生高迈肃洁,如泰华崇严,不可昵近。蓦然翘首讲台,惊见一书生,儒雅静敛,目色愠怯,然言辞间疾徐轻重,吞吐抑扬,境域宽弘。若有私语低言,便息声凝视,不责不怪,其神自威。先生之授教,能对时下弊政歪理,旁枝越墙,陈仓暗渡,开我心扉。如此三载。我等何福,耳辨弦外之音,心食菜边之肉,静观池鱼,旁听鹤声,任祸机疯长,可一苇渡江,拈花微笑。先生劳心忡忡,知我习文,常面授身教,每至丙夜,拭桌剔灯,素瓷静递,款款言告,始知霄壤幽明之变,世事文章之则。更有村谣里曲,樵歌牧唱,于我似炎郁而御雄风。道渴而投甘露,云屋天构,神驰物外,顿失浊浪拍岸之声,亦初知鸿儒效于小用,曲士捷于小知,合乎小以成其大,正大人之事也。故当险途默识,垂汞成珠。

  日月湍激,逝水难复。再见先生于蓉城,已是霜色盖顶。其音容笑貌,朗然如故。把酒喜极而咽,回眸西望,黄沙壁立,风吹草低见牛羊。杯盏交错间,日暮苍山,五味杂陈,怎一个痛字了得!始知先生虽离疆返乡二十余载,心神悬于大漠孤烟,天责自负,每遇边塞灾变,辍食弃餐,奋袂攘衽,以糊口之资竞赴,其心拳拳!先生掷言:古人贱尺壁而重寸阴,思报切切,吾等岂能禽息鸟视,坐享天年,生无益于事,死无损于数,血泪湮灭,此生何甘!遂冀以尘露之微,补益山海,俯膺躬行,笔耕不辍。呕心沥血,终成此著。

  展卷披阅再三,感同身受。切肤之处,唏嘘不已。如此这般厚重,岂一叠素纸可以载得。炊烟散处,春阳撩人。伴先生之青春于此长眠的,亦有我金色童年,忽觉它们跃然纸外,与世同醒。

                                                                                                             曹永正   

                                                                                                   二OO四年春于北京

 

——评彭靖武长篇小说《盲流》 (龙宗翥)

       作家彭靖武的长篇小说《盲流》我两年前就读过了,而且还有幸与他面对面地交谈了许多有关《盲流》的问题。《盲流》是一部很值得一读的小说。我早就想写点感受,却一直没有动笔。最近在新浪网的博客上,见到了连载的《盲流》和一些读者的评论,触发了我不吐不快的写作欲望,于是提笔写下我的一些感受。

       “ 盲流”是1960年代出现的一个词汇,当时在新疆特别盛行。所谓盲流,就是(人口)盲目流动的意思,本来是个动词,其后被用来指代盲目流动的人,于是盲流就成了具有特定意义的专用名称,是那个年代新疆人使用频率较高的一个名词。新疆的盲流人员构成比较复杂,大部分是在那场人为的自然灾害中,从全国各地逃往新疆的饥民。另一部分则是为逃避各种政治压力,而奔新疆的。当然,也有一些是到新疆寻梦的青年。这些从四面八方汇集起来的群体,可以说,都是些不肯安于现状,力图改变命运的人。

      《盲流》的作者彭靖武先生就是盲流中的一员,和彭先生一样,我也是一个1960年代盲流到新疆的小盲流,而且跟他当过邻居和同事。因此对《盲流》所反映的社会环境,以及其中的人物和故事情节都非常熟悉,对盲流的遭遇有切身感受。实话实说,我们应该感谢新疆兵团,因为在走投无路时,兵团接纳了我们,给予了我们一个生存的空间。在当时那种体制下,兵团的决策者敢于这样做,也是需要勇气和远见卓识的。当然在那个把人分为三六九等的年代,因意识形态所形成的各种藩篱,他们是不可能完全突破的。当时新疆兵团的职工中,最吃香的首推转业军人,其次是支边青年……盲流地位最低,在政治上属不可靠的另类。有时候,那些地位在盲流之上的人干错了事,你好心的指出来,他们不但不服气,还会用轻蔑的目光盯着你,嘴里甩出一句噎得你喘不过气的话来:“你个坐西瓜皮来的盲流蛋,翘什么尾巴!”。由此可见,盲流是多么的不值一提,不屑一顾。然而,盲流中的最末流是出身不好的“黑五类”(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右派分子)及其子女,他们更是受人歧视,命运多瞬。其处境不为局外人所知,其精神压力与心灵创伤更是一般人难以理解的。盲流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彭靖武先生的长篇小说《盲流》,就是一部反映盲流生活的作品,而且是以这个特殊群体的专用名称命名的。

     《盲流》一书的价值,首先在于它的社会意义。作者从人文关怀的角度切入,用艺术的手法,真实地记录了一个几乎快要被人们遗忘的群体,记录了一段将被时间湮没的历史。为社会学家、历史学家及后人留下一部可供参考研究的资料。这样的作品是经得起时间检验的。不像那些或眼睛朝上,或迎合世俗,追名逐利,哗众取宠的作品,虽能红极一时,不过都是过眼烟云,充其量是节日夜空炸开的一朵朵礼花,虽光彩夺目,却瞬间即逝。因此,盲流们应该感谢彭靖武,社会应该感谢彭靖武,历史应该感谢彭靖武。

     《盲流》还有它的现实意义。改革开放后,那些成千上万的农民,不断涌向城市找工作。至于到那里,能找上什么工作,完全是盲目的。如果按上世纪60年代的标准,他们不就是盲流吗!当然他们比当年的盲流幸运,不叫盲流而被叫作“农民工”了。不过,尽管他们逐渐引起社会的关注,得到政府的帮助,受歧视的地位有所改变,但仍然没完全享受到国家公民的权利。试想,我们的公职人员,企业职工,城市居民有多少人不是来自农村。为何不在他们的身份或职务前加上“农民”二字。中国人的等级观念源远流长,在新中国建国后,本应该得到纠正,但不幸的是,在一段时间里,反而被加强了。“盲流”这个名称,就是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里,在城乡二元化管理体制下,被人用封建等级观念在中国历史上刻下的一道印记。不知道这些形形色色的印记,何时才能彻底清除。《盲流》的现实意义就在于它能够引起我们对这一社会问题的思考。

      以上是我从大处着眼,对《盲流》进行的一些评价。下面我还想就小说的具体内容作一些具体分析。

       主人公张敬牧的原型,就是作者彭靖武先生本人。可以说,《盲流》就是一部自传体的小说,也可说是本小说体的自传。张敬牧高中毕业成绩优异,却因父亲的历史问题而不被大学录取。于是盲流到新疆兵团农场。在连队里,他能写会画,干了许多文化教员不会做的事。可他就是不能当文化教员。学校缺老师,让他去代课,后来他的学生都成正式教师了,他却转不了正。一直到1980年离开新疆还是一名代课教师。“文化大革命”中,家庭出身的原罪、盲流的身份、对文学的爱好,这些条件造成了他受迫害的必然结果。在连队接受改造时,因“表现好”被大家评为先进生产者,可上面就是不批。和他一起到新疆兵团的两个同学,虽因盲流身份得不到提拔重用,但家庭成份好,其处境就比他好得多。《盲流》就是这样客观生动地反映了那段历史的真实。

     《盲流》不但在思想内容方面值得肯定,其艺术性也是很强的。它的总体构思,情节发展,细节描写,道具的运用都很有特色。例如:开头在火车站写张敬牧背包里插的那支竹笛;火车上邂逅的那位上海姑娘;为后来的爱情与婚姻埋下了伏笔。作品还通过一支派克金笔,引出父亲随国民党军队抗日的一段经历。这不但使小说有了厚重的历史感,而且向读者交代了父亲获罪的原因。身为医生的父亲,仅仅为抗日,当了一段时间军医,就背上了“历史反革命”的罪名,而且殃及到下一代。加罪者何等荒谬,受害者多么无辜!还有张敬牧流浪到伊犁那段描写。严寒中,饥饿难忍的张敬牧在一个小饭店里,用仅剩的一点钱买了一碗面条,刚要吃,就被一个比他更饿的小巴郎(维吾尔族语:小男孩)一把夺了过去。小巴郎为了要张敬牧放弃这碗面条,竟往碗里吐唾沫,由此可见其饥饿的程度。这个细节给我印象十分深刻。真所谓“民不足而知礼仪,未之尝闻”。

       作者在小说里,写了许多社会底层的人物。他们的生活状况、思想感情、不幸遭遇,在作品中都得到了生动地体现。还有那些对新疆农场不同季节,不同环境的景物的生动描写,让人如身临其景,从而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彭靖武的这部长篇小说内容十分丰富,我只列举了部分实例,值得评述的地方还很多。你如果要想全面了解这部小说,最好自己去阅读,去欣赏,去体味,去分析。《盲流》一定能够让你领悟到很多东西。

        当然,任何作品都不能做到绝对完美。我认为,如果作品在讲诉张敬牧遭遇的过程中,也适当的从整体上反映盲流们受歧视的状况,就能进一步加强作品的深度。还有关于张敬牧与妻子的爱情基础,以及这种爱情不断升华的过程写得不够,因为他们是在逆境中,顶着巨大的压力结婚的。这种经得起严酷考验的爱情,非同一般的男欢女爱,两情相悦。当然,我也理解写得不够是因为这是一部自传小说,可能彭靖武先生不愿意将自己的爱情都写出来。我深知他是比较传统且正派的人,不愿意像有些作家那样,写得别人看了都肉麻,还觉得自己有能耐。这也可见彭靖武的人品。不过我认为应该写的,还得写。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1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