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域收藏 西北风情 兵团岁月 往事回眸 私密家园 天地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物长廊 > 文物信息 >

走近四川考古战线“女汉子”:文武双全 学霸多多

时间:2016-03-11 20:56来源:四川日报 作者:吴晓铃 点击:
走近四川考古战线“女汉子”:文武双全 学霸多多
      王婷调查夹江千佛崖。 受访者供图
 
          万娇工作照。
 
  年初上演的电影《寻龙诀》中,舒淇扮演的美籍华人shirley杨,以冷静头脑和利落身手助“摸金校尉”探险3人组频频化险为夷。在现实生活里,有一群胆大、心细、专业知识深厚的“女汉子”,也活跃在考古领域。她们可以像男队员一样攀悬崖绝壁,可以在野外探险时风餐露宿,甚至在墓地或实验室面对骨骸也面不改色……
  记者从四川省、成都市两级考古队获悉,从事考古相关业务工作的女性有大约20%。考古调查、实验室研究、著书立说,在这个通常认为只有男人才干得下来的领域,她们同样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
  皮实“女汉子” 吃苦是考古入门“门槛”
  3月9日,“荔枝道、米仓道、宋元时期山城遗址考古调查”在达州启动。39位考察组成员中,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王婷,是为数不多的女队员之一。面对即将开始的山地跋涉,这位33岁的娇小女队员豪爽表示,“没问题,在考古队,我们女人一直就当男人用。”
  考古调查,往往日晒雨淋,艰难重重。最让王婷难忘的,是2011年深入甘孜石渠县考察吐蕃时期的摩崖造像,“当地海拔至少有4000米,到了以后就高山反应上吐下泻,第二天起床眼冒金星也必须上工地,只好狂喝‘抗高反灵药’酥油茶。”高海拔、无树林遮挡的高山草甸上,沙尘暴、冰雹、狂风暴雨可以在一天以内换着花样来。为了在每天上午10点前天气稳定时进行石刻拓片,王婷和队友们早上5点就得起床准备干活。碰上老天突然变脸,只好立刻往附近的车上跑。
  2013年,王婷参与阿坝县甲扎尔甲石窟的明代壁画调查。这个僧人的修行洞建在悬崖之上,只有近乎90度的陡峭梯坎能够到达。为了调查洞内壁画现状,王婷让当地向导在自己腰上拴好绳子,一头系在树桩上,慢慢从悬崖滑进洞窟。在距她下面100余米的谷底,就是滚滚河流。“如果初次见到这种险境可能会怕,现在已是见惯不惊了。”王婷笑着说。
  野外考古,吃了上顿没下顿也是有可能的。2009年,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研究生毕业到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工作才一年的万娇,前往凉山会理进行石棺葬调查。考察队所经之处大多是河谷村寨,并没有专门的饭馆,大家只有进村寨找村民随便做点吃的才能填饱肚子。而一周的考察全程徒步,万娇需要自带指南针、手铲、干粮等,有10多斤重,每天走山路近20公里。“我早有心理准备,也不觉得多苦。”万娇说。
      胆是练出来的 和骨骸打交道也曾发怵
  现实中的考古,虽然没有鬼神作怪,但免不了要和墓葬、尸骸打交道。再胆大的女汉子,也有发怵的时候。
  野外考古调查,要破胆的地方实在太多。在成都市考古队队员张学芬的记忆中,大学实习时就去发掘墓葬。“白天看到各个时代的墓地骨骸,心里就有点不舒服。”结果考古队还要把发掘出来的骨骸取出来供后期研究。“我们当时住在一座废弃的厂房,那堆骨骸就堆在水龙头旁边。我睡觉前要打水洗漱,总觉得阴风阵阵,不得不让同学陪我一起去。”“碰到吓人的时候,硬着头皮也得上。”2007年,王婷在绵阳做石窟调查。由于三维扫描仪无法适应强光,考古队员们只有晚上才能到荒郊野外的佛龛干活。“特别是月黑风高夜,在各种造像中穿行容易产生幻觉,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时间一长,女考古队员们的胆子也练了出来。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有一间实验室,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人骨和动物骨头。“当我拿着一根人骨,不会去想这是死人骨头,而是只关心它承载了哪些历史信息。”万娇说,“我们需要最大限度提取古代的信息。所以我们考古发掘的骨骸都要进行病理研究,有的要测量,有的则要记录和观察。从骨头的一些特别磨损之处,我们可以看出骨骸主人的生活生产方式,或者看出有无风湿或受伤的病理特征……”
  在实验室,万娇有时候一呆就是一整天。但她觉得和白领坐办公室差不多,“考古又不是‘鬼吹灯’,完全没必要自己吓自己。”
  学霸多多 专家型考古队员成果丰硕
  要吃考古这碗饭,显然和盗墓贼能看看风水,能念几句“摸金校尉合则生、分则死”就上岗完全不同。在四川的考古界,女队员们几乎都是研究生学历以上的学霸,省考古院研究夏商周考古的郭明,是目前四川考古界唯一的博士后;而同样从一线考古积累了丰硕成果的雷玉华,已经成为佛教考古方面的专家。
  郭明考古完全是个人爱好。大学学历史的她毕业后在上海外企搞行政,“早在2001年,年薪就已经达到20万元了。”然而工作几年后,她决定辞职报考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研究生。当面试老师听说她的年薪,连连感叹比自己收入还高时,当年的小女生骄傲地回答:“人的价值不能以挣多少钱来衡量。”郭明在北大读完了硕士、博士。2013年,她刚刚进入省考古院,便被委任承担国家级文保单位渠县汉阙的保护规划编制,结果这项规划一次便被国家文物局审查通过。2015年底,治学严谨的郭明成为省考古院“博士后创新实践基地”首位博士后。两年里,她要在核心期刊完成4篇论文,并完成10万字的博士后出站报告。
  而现任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佛教考古研究所所长的雷玉华,不仅同样拥有博士学历,还是公认的佛教考古研究专家,她以个人名义或主要作者身份撰写的专著,已有10多部。在20多年里,雷玉华几乎走遍了四川所有的石窟石刻。3月10日,川渝石窟石刻保护专项在北京启动,而雷玉华就是参与此次调查的专家成员之一。
  省考古院院长高大伦透露,以前大学考古系招女生,还主要是为配合做资料整理工作。但现在的女生有胆有识,即使在考古工作中也能独当一面。据悉,王婷带队调查的石渠吐蕃时代石刻调查,在2014年还获得了全国十大考古发现。(记者 吴晓铃)
 
(责任编辑:江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免责申明宣传合作联系我们网站调查在线留言网站建设网站地图加入收藏设为首页不良信息举报中心